活不活了?36岁人家上校咱上尉9年正连11年!

都说货比货得扔、人比人那啥……人家三十六都上校了,还不知道挂了几年。咱呢?同样的三十六,还是上尉!

1982年出生,2001年入伍,2005年6月军校毕业分到老野,2007年初到机关帮工,2008年3月就晋升了连长。在同批毕业的里面也算是风光了一把。2009年顺利晋升上尉。然后……噢,就没有然后了。

2009年眼看着正连都4年了,跑去读了个研究生。2012年毕业回到部队,还是上尉正连。却把主官位置给丢了。只能去机关继续帮工。2016年,正连8年了,想走,递交了转业申请,结果,因为研究生毕业不满五年被卡了……

2016年底,曾经的军校同学、现在上级大机关干部部门的兄弟仗义,帮我交流回了离家近的某部队。2017年,在新单位,刚去,也没好意思说走。而且毕竟离父母近了,想再看看。结果因为改革,所有命令冻结,一不小心,就到了2018年……

看看人家三十六岁的上校,我想,我这个三十六的上尉,不能再死皮赖脸待下去了,真的该走了……临走前,随便跟大家唠嗑几句吧。

与一个兄弟交流时,谈及个人想法。兄弟坦然,军分区系统现役军官编制大幅减少,也不知道能不能留下来,自主军龄不够,转业估计也排不上,转文职更是一点头脑也摸不着,都不知道怎么办了,走一步算一步吧。

但说不想转身是假的,当然不是不想好好干,毕竟受党教育受组织关心十余载,对军营军装有着浓厚的感情,入伍时心中的誓言更是一辈子也不会忘的。

是有时实在看不到远方。地方房价的疯长、“421”以后可能变成“422”家庭的压力压得几乎喘不过气。

撇开外界因素,工作不说兢兢业业,至少没有功劳有苦劳,一年到头一句难得有句表扬话,工作中有点失误会被领导像大人训小孩样训个半天,说起来自己小孩也到了上学的年龄。到年底不痛不痒的奖励被牺牲就被牺牲、说被倾斜就被倾斜了。且不说以后晋职机率大小,即使晋职了,凭每个月七八千的收入和作用发挥不大的公积金,想买一套“三世同堂”的商品房,估计不吃不喝也得二十年。

那些曾经带着兄弟一起摸爬滚打现已转业的老领导们,知道军改的消息都很关心兄弟,劝兄弟早点转业。说毕竟转业再不济一年也会10万以上,起码不要操心操肺更不用挨训。有的领导问兄弟转业的话前面排了几个人啊?

兄弟自嘲地说,领导你太看得起啦,不能问前面有几个,该问前面有几十个?又有领导问兄弟,那你后面有几个啊。兄弟说,回头看看一个都没有。

虽网传有“32岁正连、33岁副营”必须走的消息,但看看身边奋斗到40岁因改革未提升还抱着一线提升希望尽职尽责的正营职战友,想着老野那些仍在风餐露宿的昔日战友,突然就想对兄弟说一句:“年轻干部”好好干。

发表回复

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。 必填项已用*标注